带着梦想前行——我的经历

带着梦想前行


——我的经历


肖家芸


   我这个人喜欢做梦,我的教学经历,就是寻梦的经历。
   一、量化调控之梦
  初始工作的前两年,我在努力搞好常规教学的同时,感到语文教学问题多多,非改不可。从哪儿突破呢?行从知之始,知自学中来。我开始从学中找思想,找智慧,找方向,找方法。
  一是系统地学习中外教育教学理论,如《四书》中论学的语录,传统教育经典《学记》,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100条建议》《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当时正热的《信息论》《系统论》等“三论”,叶圣陶、于漪等论语文文选。二是广泛聆听当代名师的讲学与示范课,于漪、徐振维、钱梦龙等老一辈名师的课,我都听过。
  在理论积累和面对面的撞击与感化下,1985年暑假前夕我萌发了语文教改量化调控的思想:现代企业管理通过一个或多个可测的参数,去制约一个系统的行动,使之适应于环境的变化,取得最大的预期效果,即所谓最优控制。语文教改亦然。抽象的宏观的改革目标,只有落实到具体的微观的训练之中,方能实现,而训练的质量如何、效益怎样,必须借助于可测的参数,即将宏观目标分解量化了的(包括知识、智力、能力)数据,来测量、调整、完善。
  接下来一个暑假,我初步完成了寓整改目标于量化调控的方案设计。1985年秋季,我开始了“以量化调控促整改效应”的实验,艰难随之而来,始料未及。经过一轮(高中3年)边尝试、边听取、边总结、边修订的艰苦实践,二轮的时候进行得较为顺畅,较充分调动了学生学语文的积极性;加上天赐机缘,1991年高考,我的班上出了一个全省文科应届语文状元,一个全省理科应届语文第4 名,整体成绩大幅领先。从此我成了所谓高三把关教师。与此同时,我边改边思考边总结,高中教学两轮下来,在全国语文教学重点期刊发表了27篇文章。 
  二、点拨教学之梦 
  1996年6月,我参加了“语文点拨教学实验研究课题组”,系统而认真地学习领会蔡澄清先生的点拨教学理论。
  点拨教学,说起来二十几字便可囊括要义:“点其要害,拨其迷障”;“当点则点,当拨则拨”;“相机而行,适时点拨”。然而,“要害”在哪里?“迷障”在何处?怎样才算适时?这一切都得看教师本人的眼力和功夫,也就是说能否点拨起来,点拨成效如何,完全由教师本身的素质能力决定。点拨教学这一突出特点,对我是挑战,是压力,也是机遇,是动力。我当时就不具备相应的素质能力,甚至有着与点拨要求相反的陋习。
 蔡先生本身的行动就是对我成长最有效的点拨。在三年实验中,蔡先生亲临试验现场,改了几十篇教案设计,听了几十堂实验课,审了几百篇教研论文,有的教案几易其稿,有的实验课几次听评,从不叫苦叫累,不计名,不图利,诲人不倦,育人不厌,忘我奉献。蔡老师像一面镜子,从他身上照出了我的缺点和差距;蔡老师是一面旗帜,激励着我们像他那样钻研进取,精益求精,教书做人。
  蔡先生“精采”、“巧拨”的多样性,始终勉励我围绕教学目标,审视教材个性,使自己的教学设计符合学生的心理特征、个性差异和认知规律,不拘一格,一专多能。他不是把我引向投一次“机”,取一次“巧”,而是导入常教常新的理想追寻。
  这段时间,课题组成员经常不断的交流切磋,本身也是一种互相点拨,共同提高,犹如运动产生电埸,电埸产生动力,课题组的活动对青年教师群体的崛起就起到了“埸”的作用。点拨教学造就学生,首先培养教师,点拨教学实验确实是培养教师的最佳契机。
  正是在蔡先生的悉心指导下,在课题组其他老师的帮助下,我进一步认清了语文教与学的一些规律,把握了一些教学精髓与操作真谛,同时也进一步净化了我的灵魂,提升了我做人治学的境界。我尝试着运用点拨法于教学实践,自我加压,反复摸索,从一课多教到多课一试,从起始班到毕业班,从校内到校外,从重点学校到普通学校。每实验一课,常把校内的一帮徒弟拉过来听,听后每人至少提两点建议,没有建议说自己怎么上。
那段时间真是特累,头发大量下落,身体虚胖上长,吃睡少而无常,看笑话者舒畅。好心人劝说:“见好就收吧!像你这样的知名教师,守成比闯荡更明智。”那时候实验着迷了,打不住。只想把自己的课当作靶子,请众箭齐穿,然后验证自己的思想,吸取众人好的建议,修补自己的设计,再试再改,直到自己满意。
  就这样,排除干扰,咬定青山,殚精竭虑,满意一节,汇报一节(对蔡先生和全市课题组),总结一节。由此,我得以走进省“教坛新星”榜首,走向全国大赛的前茅。三年间,我在全国较有影响的语文杂志上发表了16篇文章,其中有五篇被人大复印杂志《中学语文教与学》选用,有两篇获“圣陶杯”全国中青年教师论文大赛的一、二等奖;《语文教学通讯》等三家杂志推我作封面人物。
  三、活动教学之梦
  
2000年秋,中央教科所成立了“创新教育实验”课题组,面向全国发布“创新教育实验”总课题。为跟上这个全国性的实验研究,通过钻研创造教育的有关理论阐述和实践介绍,我逐渐认识到:“创新教育”是以培养创新精神、创新人格,亦即开发个体自身潜能,提高个体全面素质为目的的教育。“创新教育”有两个基点,一是培养创新意识,二是挖掘创新潜能,提高创新能力。立足这两个基点,须以活动为契机,以实践为发轫。于是,我整出了一个“开展‘五小’活动,实施创新教育”的实验,很快被列为省级重点课题。我也有幸忝列于特级教师行列。
  新一轮课改的东风,吹得我心里暖暖的。经过一番如饥似渴地学习、观摩与研讨,脑子里有了点新东西,我又坐不住了。我用新课改理念与实践去关照原先的实验,对语文“活动式”教学实验进行充实提高,将“活动”的性质与功能(“场效应”)定位在:构建自主、合作、探究性新型学习方式的平台,建立平等、民主、互动式新型师生关系的契机,促进主动、全面、和谐、可持续发展的中介,力求使“活动”成为实施新课改理念语文教学的支点,语文“活动式”教学实验从而具有了与时俱进的更深刻的内容和更深远的意义。2001年底,语文“活动式”教学历经层层严格评审,被国家教育部定为“国家园丁工程——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重点课题特级教师专设课题”,教育部人事司直接下文,中央教科所“重点课题办”直接管理,省市教科所协助,并资助专项经费。
  2002年9月,我来到全国部属名校上海华东师大二附中工作。借助于上海名师荟萃、观念超前、做法先进、评价严格等有利因素,经过一段时间走访聆听、对照反思、学习适应之后,我检讨自己。在吸收基础上,我对语文“活动式”教学实验,进行冷静地、反复地再认识,再补充,再提炼,再发展。《语文“活动式”教学》一书和近20篇文章课例等先后出版发表。在语文报社和老一辈名师的大力支持下,语文“活动式”教学研究中心于2006年7月10日正式启动,并举行首场高峰论坛。由此,语文“活动式”教学实验,成为整体辐射区域推进的公共项目。
  四、自塑教育之梦
  2004年10月, 我意识到育人中有更大的天地可为,只在单一的学科中遨游而不亲历育人一线,未尝不是为师的一个缺憾。于是,我在中断了18年之后,重新回到班主任岗位上。在广泛阅读了《教育世界的今天与明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教育丛书)之后,我意识到自我教育是人类发展的大势,他人教育是我们的偏失与隐忧,开辟自我教育天地,是教育者的使命。由此,我建构了自塑教育实验。
  自塑教育是相对于他人教育而言的。自塑即自我塑造。所谓自塑教育,即借助于自塑环境的培育与自塑机制的调控,以促进学生自我觉醒、自我塑造、自律自强的自我教育模式。
  自塑教育的四个环节相与为一。根据国家青少年教育规划和胡锦涛提出的荣辱观的精神,本着分段配设、循序渐进的科学发展观,自塑教育三年三步走,实施三个预期转换。
高一学年以公民素质教育贯穿,目标是做“合格”的发展者:行为规范+学业规范,实现依从型到遵从型自塑的教育转化。
  高二学年以民族精神教育贯穿,目标是做“优秀”的发展者:行为文明+品德优秀+学业优秀,实现服从型到自控型自塑的教育转化。
  高三学年以生命教育贯穿,目标是做“卓越”发展:学业优秀+行为文明+品德优秀+境界崇高,实现习惯型到乐为型自塑的教育转化。
  为实现自塑的转化,我寻得开启的抓手,实现主题班会课程化,三年课程共设三个台阶,二十个环节,六十个节点,六十个课时完成(每学期10个专用课时),分层推进,循环提升,把班会建成师生成长的共同精神家园。 形成拉动的机制,实现评价调控操行化,包括 自律自评 , 班级督评,学校促评。 培育促成的环境,实现环境育人无痕化,包括着力培育常态的互育环境,实施值日班长制,让每个同学都成为互育环境的管理者优化者;科学拓展超常的自塑空间,将每一次活动变成学生自我塑造的契机,自我成长的沃土,自我壮大的补给。完成了三个转换,一是管理角色转换,由前台的执行官转为幕后的指导员,即由管理型转为辅助型;二是工作重心转换,由重管束到重扶放,由重表象到重心灵,由重学业到重全面素养,由重眼前到重长远,由重说教到重垂范。创造自身“无为”的空间,培育学生“有为”的天地,使他们逐渐完成由“要我做”为“我要做”、“我会做”的战略转移;三是引领方式转换,由过去专注于情感投入,为父为母为友以寻求感化学生,到情理并重,将学生当作未来公民看待,在精神文化的更高层面上发展他们,为他们的和谐发展配好成长套餐。
  三年实验,班级实现了整体优秀、局部卓越的发展。我个人获得了上海市唐氏奖教一等奖,浦东新区十佳班主任、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十余篇总结刊于《中国德育》等重点期刊,中国教育报、人民教育、文汇报、教育电视台等多家媒体先后予以报道,有幸成为上海教育2007年度人物的候选。 2007年6月,我重又回到班主任岗位,继续自塑教育的普适性实验,申请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子课题——未成年人的自我教育自我开发研究,我为之魂牵梦绕。
  五、学校管理之梦
  
2008年8月,由于组织的需要信任,我走上了华东师大张江实验中学副校长的岗位,分管教育教学工作。虽路漫漫,新挑战,但我会上下求索,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
  总之,做梦——寻梦,坚定了我的教育信念。我是在寻梦的实践中学习,在学习中探索,在探索中全面(教育、教学、教改、教研、管理)进取,在进取中和谐(理论与实践并重,教学与管理兼顾)长进。
  带着梦想前行,忙且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