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学会善待成功经验

善待成功经验
肖家芸


  黑格尔说:“没有昨天就没有今天和明天。”在我们变革今天,创造明天的时候,勿忘珍惜昨天,善待我们自己水土中生出的成功经验。
  一. 客观地看待成功的实验
  成功的实验,来自成功的实践。成功的实践有其示范性,也有其相对性,客观地看一须珍惜,二是理解。
  (一)珍惜成功实验的示范性
  1.精神上的示范性。成功的实验者,首先是一个精神境界的崇高者。绝大多数教改不是在不受欢迎的穷途末路中不得已而为之,而是在方方面面挺好本可以轻松自在的情况下,明知难为而志愿为之。没有振兴教育、匹夫有责的使命感;没有锲而不舍、挫而弥坚的意志力,他是不会迈出实验的步伐;即使迈出了,也难以持久有成。成功的实验者,他们是真真正正把教育当作事业来奉献,把教改当作科学来求真,把教学当作艺术来探索,把学生当作明天的太阳来精心托起,从而远离急功近利,浮躁装点,哗众取宠。爱生的精神,奉献的精神,求真的精神,创新的精神,这就是现代精神,是新时期的师魂。于漪、钱梦龙、洪镇涛、张富、蔡澄清、胡明道等等,他们以毕生求索、自强不息的忘我奋斗,为我们树立了精神上的旗帜,成为芸芸众师仿效的楷模。
  2.功力上的示范性。成功的实验者,都是以渊博的知识、深刻的思考和高强的能力为后盾的。知识是基础,有了扎实的专业知识,才能发现学科本身的问题,作出从容处理;有了广博的综合知识(诸如哲学、社会学、教育心理学、尤其是现代理念),才能解放思想,才会更新观念,看出危机,感到压力,知晓改的方向,增强探的信心,从而拓展学科教学的空间,提高学科教学的效率和育人的质量。能力是保障,有了高强的能力,美好的设想才能变为现实。思考是动力,知识的基础靠勤于思考来夯实,能力的提高靠创造思维来形成。知识——思考——能力,这是任何一个教改者获得成功必备的三要素。胡明道老师的教改三部曲很能说明这一点。在86~89年间,她吸收创造思维学、创造心理学理论,思考摸索出了灵活地创造性地组织课堂的四个标准:气氛的民主性、教法的多样性、思维的节奏性、应变的灵活性,并很快形成了实施四个标准的技能。90~92年,他接受了现代系统论、控制论的先进思想,进行单元教学实验,思考摸索出了“看我走”、“扶你走”、“看你走”的“三步走”教学之路。94年以后,她广泛学习了现代知识经济的理论,意识到了教育也要与发达国家接轨的必然性,于是对照当今教育与发达国家教育的差距,决定从建立新型教学关系入手突破,从而构建了“学长式”的教学理念。胡老师教改的每一步跨越都是以知识观念的更新为先导,以深入思考尤其是超先思考为动力,以精益求精的技能来实现的。每个成功的实验者,都是教学功力上的表率。
  3.路径上的示范性。成功的实验者,都是从批判走向建设的开路先锋。有的从微观探觅(科学某一环节、某一点、某一步上的方式、方法),有的从中观探寻(学科内容的某一类、某一层面、某一单元的优化组合),有的从宏观(整个学科的全程优化)探索;的有从学科内部突破,有的从学科内外拓展(从各学科的横向联系,从生活的实践的广泛联系,从多元文化的有机融合以及现代教学手段的开发运用等渠道,强化语文素质与创新的培养);有的围绕提高智力因素这个中心,有的着力于非智力潜能这个新增长点的开发;有的是各自为阵,单兵作战,有的是同一地区联手出击,有的则是跨地区甚至是全国范围内协同合作。无论是开哪条路,也不管是以什么形式开,都要洒下无数的汗水,克服无数的困难,走过无数的坎坷,留下蜿蜒的脚印。在他们屡经跋涉并于比较遴选之后确立的路标,对其他探寻者无疑是极有参考价值的向导,因为一个大师的经验结果并不重要,倒是其思考问题的方式,解决问题的经过,会给我们很多可贵的启发。我们从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路在何方,而且我们还真切地感到该如何行路以及跋涉中须备些什么与防些什么。每个成功的实验者,都是引路的向导。
  4.方法上的示范性。方法是为目标服务的,不同的实验目标自然形成不同的方式方法,仅以思维训练而言,宁鸿彬老师就摸出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方法。如:设置情景,限定时速,以训练思维的敏捷性;大面覆盖,巧作抽换,以训练思维的广阔性;追根溯源,据理析事,以训练思维的深刻性;多方探讨,联系看待,以训练思维的周密性。王俊鸣老师则采用多向思维、变向思维、新向思维,以训练思维的创造性,培养学生思维的品质。尤其是在培养创造性思维方面,王老师探出以环境质疑,以事实质疑、以旁关质疑等方法。在提问、释疑、讨论、自学等各个导学阶段的方法,更是不计其数,举不胜举。成功的方法,对我们探索寻求成功、无疑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每个成功的实验者,都是方法论的贡献者。
  (二)理解成功实验的相对性
  1.内容上的侧重性。欧阳黛娜的“语文过关实验”,用初中三年和高中一年时间完成整个中学阶段语文课程的教与学,这是优化课程教学与目标实施的实验。魏书生的“民主自主教学实验”,是优化教学管理与形成自学机制的实验。钱梦龙的“三主”、“四式”与黎建明的“导读”,是优化课堂阅读能力训练的实验。“单元教学”、“目标教学”等,是优化教学组合中观层面上的实验。“作文训练”、“思维训练”、“多媒体教学实验”等等,几乎每个微观层面上都有实验。而张孝纯的“一主两翼”、余蕾的“课内外衔接”,山东高密的“语文实验室”等,则是从语文与生活联系的宏观层面上作的实验。至于“愉快教育”、“成功教育”、“希望教育”、“合作教育”等,不是侧重于学科本身改革,而是着力于非智力因素开发利用的新探索。这些实验只是在各自的层面上作了成功的突破,形成了自己的思想、理论、操作、方法和评价体系,为有志于这方面的探索者起到示范引路的作用,而不是方方面面都有独到之处,可以任意投放使用就能产生增长点的大全。一味地迷信,一味地挑剔,都是无视“相对性”的极端化做法。理解这一层还不够,还应从中得到启示,要想成功只能从某一方面突破。
  2.理法上的交互性。任何一个成功的教改,路径可以多样,方法可以多种,但殊途同归,归于育人的总体目标,归于育人的基本规律。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即使是很成功的教改,它们在思想理论和方式方法上,免不了有交互的一面,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个性融于共性之中,且共性是基本的,个性是相对的。于漪追求教书与育人的统一,欧阳黛娜探索语文教学中“美、活、实、趣”的结构,魏书生以“民主性、科学性、创造性、教育性”为总原则来运筹自己的教学,胡明道力求课堂教学气氛的民主性、教法的多样性、思维的节奏性、应变的灵活性,洪镇涛强调语言的品味——感悟——运用,宁鸿彬注重学生的思维训练,等等,单向看有“个性”,横向比见“共性”。至于“导读”、“点拨”、“引”、“牵”、“扶”等各种方法,实质上均包容于“启发式”之中;如何教学生自学、发问、讨论、读写等方方面面的训练,各自的 做法大同小异,只是叫法不同,侧重不一,操作有别。成功的教改,其本质上的创意程度是有限的,应当正视这一点;同时,也应包容这一点,因为任何创新都是在继承中,在兼容中辟出蹊径的,只要有自己的探索,有自己的说法、有自己的成功,就或多或少有自己的创意,就应当予以承认,就值得学习。用绝对“创新”的标准去测评成功的教改,同样是有悖情理的。
  3.实践上的时空性。教育教学改革也是顺应特定时代进行的,在此时先进的有效的,在彼时则末必,离开特定时代去厚此薄彼,不是客观的正确的态度。比如:早期的实验,受社会发展和认识水平的限制,绝大多数停留在微观层面,甚至是简单的文字过关;极左路线干扰的文革期间更不用说;80年代随着“信息论”、“系统论”、“控制论”引入,人们的观念更新、视野拓宽,中观与宏观层面的教改逐渐兴起。90年代后期随着信息社会到来,网络文化出现,创新成为全人类共同的课题,素质教育、创新教育以及与之相应的现代教学手段运用实验才开始出现。教育改革也是受地域制约的,包括管理观念、经济状况、文化传统、社会风尚等,此地能搞起来,获得成功,彼地则未必,看不到这一点,同样不是客观的正确态度。比如:大语文教改实验河北邢台最先酿出,真正形成轰动效应的在湖北宜昌和山东高密。因为宜昌是以行政开路,即以考试制度的改革为杠杆,从而全面拉动语文教学向课外生活全面伸展。高密也是整个地区全员规划,行政扶持,语文实验室才得以持久进行。又如:单元教学实验的面很广,成效最显在广东顺德,是此地经济发达提供了财力保障,二是地方支持提供了政策保障。
  4.运作上的归属性。成功的实验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实验者的综合素质特有能力,成功的经验是有其归属性的,并不是任何人随便拿随便用,就能生效的。于漪的大气,钱楚龙的灵巧,魏书生的高远,宁鸿彬的朴实、王俊鸣的空灵,都是由其个人资质和风格托起的。洪镇涛善于捕捉品味感悟语言,与他小时候受私塾的熏陶有关;胡明道的教学艺术,感情细腻善于表演的女教师,用起来更易于见成效。然而,魏书生只是一个初中生,胡明道高中毕业的底子,欧阳黛娜本是档案管理半路改行的,这说明教学艺术并不青睐一个人的学历、身份和地位,只要你努力提高自身的资质,形成自己的风格,艺术的境界也就自然归属于你。
  二.积极地领会成功的经验
  
成功的经验,出自平凡的劳动,它离我们远,又距我们近,积极的领会才能体会平凡者的不平凡用心。
  (一)积极领会理想化的描述。每个成功者对自己千辛万苦换来的经验总是情有独钟的,何况由实践到理论的总结、提炼、表达上免不了要作理想化的描述和理性化的提升,因而成功的经验源于实践又高于实践。积极的态度,首先是理解。既然理论本来就是高于现实的,那么对理想化的描述已是情理之中的,何不将心比心,心领神会了呢?其次是欣赏,成功的经验毕竟给我们描绘了美好的蓝图,尽管限于种种原因,实践起来与现实有差距,但它毕竟是理想,存在就有其自身价值,正如共产主义理想距离我们十分遥远,但她依然是巨大的动力。再次是两面观,经验总结应用理想的眼光去观赏,课例展示则实事求是地审视,能体现教改构想,产生良好效果,就值得称道,值得学习。如果将弹性经验与硬性实践简单地对照,甚至对峙起来,以找茬挑刺来猎趣求乐,那就是消极有害的态度。
不过,压低了别人,未必能抬高自己。
  (二)积极领会过激性的强调。辩证法告诉我们,立也就是破,立得越坚决、越精细,表述得就越极端、越排他,正所谓矫枉过正。积极的态度是不拘泥于言语上的表面含义,而应洞察话语真正的动机。比如,我曾多次聆听两位著名特级教师在全国性的教学大赛上的十分明确地强调;教师在每节课上的讲解时间不得超过三分之一。还有的名师甚至把时间分得更细,对教师占用时间限得更少,并将其作为讲课评课的硬指标规定只能这么做。单一的看,这显然违背一切从实际出发、具体情况具体对待的科学精神。但联系这些专家们如此强调的初衷即可明白,在有些地方老师的课堂上,满堂灌的填鸭式教学太严重了,已经到了积重难返、不采取硬性手段无法扭转的地步了。这样看,僵化的规定产生的将是积极有效的作用。
  (三)积极领会彼此的相斥性。个性与共性有相容性,也必然有相斥性,相容是各家求同,相斥是各家求异,求异是各家之所以为“家”的个性所在。个性越鲜明,排他性越明显。本体论者力图构建以学习语言为核心的学习语文新体系,将语文课的本体定位在语言的“感受——领悟——积累——运用”之上,反对确立语言品味之外的其他目标,反对激活课堂的其他方式和深化理解的其他途径,并将引兴激趣等有益于语文教学的活动斥之为“闹剧”。这与语文教学的多元化尤其是大语文实验者的主张是相悖的。“学长式”教学十分注重学生主体的权益,过于强调学生学习的自主,即自主学习——自主发现——自主解疑——自主完结,这与“双主体”论,“导学”论的教改主张是明显相斥的。至于“工具性”与“人文性”的对峙,由来已久,自不待言。从系统论的角度看,各家之说分属自己的系统,不同系统有不同的话语方式和解决问题的不同途径,跨系统的东西不能简单比较取舍,正如中医与西医治病一样,各有各的医路,各显各的神通。教改中的各家也是也是这样,各人能自圆其说,切实可行,行之有效,即当认可。如是从建设的角度,去审视批判或补充,这是积极有益的;仅仅根据自己的喜好来厚此薄彼,或是借此毁彼,或是以为全都虚无漠然置之,这都是消极的。
  三.创造性地学用名家经验
  
不会珍惜自己的成果,那是可悲的。只会匍匐在巨人的脚下同样是可悲的。我们珍惜成功,敬戴名师,真正的目的,是在研究中学习他们,在创造中赶超他们。创造性地学用名家经验,除了需要上述所论的视角和心态外,还必须具备下列三个方面的素质。
  (一)海纳百川的心胸。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教学要出新,教师要提升,首先要博纳。孔子之所以为圣人,是因其“师郯子、苌弘、师襄、老聃”(韩愈《师说》)。踏着巨人的肩膀攀援,步子来得更快。各路名师都有着巨人的肩膀,中青年教师尤其要敞开胸怀,把他们的思想,他们的精神,他们的理念,他们的智慧,请进我们的大脑,溶入我们的血液,注入我们的四肢。不管他们是相容的、相斥的、宏观的、微观的,也无论是远的近的,南派的、北派的,能拿则拿,广泛占有。见多识广,厚积薄发,积累是创新的前提。积累的办法,一是广泛阅读“著名特级教师教学思想教学艺术丛书”,这套丛书是名师巨匠毕身探索的精粹,由中央教科所主持,山东教育出版社;二是广泛聆听名师的学术报告和演示课,亲身感觉他们的思想润泽和艺术熏陶。孔子曰:“见贤思齐”,广泛地了解名师,接触名师,才能激起我们学习他们,追赶他们的冲动,进而产生改变自己,走出平庸,拥抱成功的渴望和动力。不想当名师的老师,不是当今时代所欢迎的老师。如今不少地方,发起组织了ⅹⅹ名师研究会、ⅹⅹ教改实验研究中心,以及名师高徒等活动,这给当地青年教师营造了很好的学习环境,是值得倡导和赞赏的。然而,从长远的战略角度看,有一种倾向我以为是绝对要避免的,那就是仅从狭隘的区域或个人感情出发,独树一尊偶像,将学习的空间宥于一人一法。任何过早的“从一而终”似的单向营养吸收和单一哺育方式,是培养不出高素质新生代的,这是生物学的基本原理,人材的培养道理亦然。有志之士,须有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的胆识,须有大融通大手笔的气度,拜一方之师,取八方之经,象蜜蜂那样,采天下之百花,酿浓郁之甜蜜。
  (二)探疑发现的胆识。成功的经验也是相对的(前面已论),正是这种相对性,决定了即使是成功的经验仍然有探索发现的余地,有建设发展的空间。名师们把宝贵经验传给我们,同时也把他们实践的缺憾和未尽的理想留给了我们。他们希望的是我们“活”在运用之中,而不是“死”在教案之内;是弥补他们的缺憾,发展他们的事业,赶超他们的境界,而不是固守在他们面前,延续他们的缺憾,断送他们宏愿。因此,学习名师,既要看到自己的差距,又不可简单盲从,必须用批判的眼光去审视,不满足于眼前,才能发现问题,产生疑点,激发创意。这是责任,是使命,是重托。学会怀疑首先要转换观念,养成怀疑的良好习惯。过去我们习惯了听名师怎么说,看名师怎么教,学名师怎么写,迷信句号(已有的成果、权威),很少打问号。没有疑问,没有发现,人云亦云的老师,是一个不合格的语文教师,因为他缺少现代创新精神中的一个要素,即怀疑发现精神。一个只有“传树”,而缺少质疑批判碰撞的教坛,怎能孕育新生,培育生机,造就希望?少了怀疑发现精神,必然多了唯名师是从的奴性,或是借名师以装点壮大自己的投机性,这对名师也是貌恭而实不敬的。因为,这种尊从的要求以及由此形成的温馨的氛围,逐渐将人们拥戴的一批名师推向一个个旅游胜地,卷入一场场不无商业色彩的报告与做课表演。而当尊从者,在不同的地方见到的是老面孔,听到的是老腔调,看到的是老课例,读到的是随“俗”雅化其实是稀释了的老文章,免不了唏嘘叹惋。这样做是敬重名师呢,还是“摧残”名师呢?学会怀疑重要的是独立思考,敢于追求,练好内功。在这一点上名师为我们做出了典范,他们身上值得借鉴的很多,不再赘述。
  (三)扬长补短的机灵。个性是创造性的标志。有个性的东西,才好,才可爱,才有生存发展空间。学用名家的成功经验,不是替代自我,泯灭个性,而是充实自我,形成个性。谁都有长处短处,在实践中努力扬长避短,从而使自己的长项真正成为强项,出类拔萃。人文素养高者,可从教书与育人结合方面形成特长;能说善演者,可从课堂教学的艺术领域形成优势;长于理论思考者,可从思维训练方面发挥强项;善于组织活动者,可从活动教学方面探寻新路;知识面广者,不妨跨学科实验来点大手笔;信息技术娴熟者,可从学科与网络的结合上开辟新的教学天地……扬长避短的另一面,是调好适应个性发展的外部环境。其一,顺应天时地利,跟上时代潮流,抓住当前最需要最迫切要解决的问题(如新课改中的自主、合作、探究性学习),作为自己教改教研的突破口,这样个性形成的理论和实用价值大。其二,调好“人和”,一是调好自身与各级领导的“人和”,任何创意得以实施并取得成功,离不开各级领导专家的扶持,老一辈名师在这一方面有许多值得借鉴与吸取的经验教训;二是调好与同事同仁的“人和”,同事的热情参与和大力配合,同仁的积极支持与反馈沟通,同样是教改得以成功的必要条件之一。如果说创意最初出自一人,但丰富完善出自大家。任何时候,个人的创意是靠大家来完成的。有志于教改创意者要永远记住这一点。
  语文学科有一大批成就卓著的名师,有一系列丰富多彩的教改经验,这是我们的自豪。在新的可改环境下,客观地、积极地创造性地学好他们,用好它们,语文教坛会有更多的名师崛起,我们的教学宝库会有更丰的经验产出。


  注:本文先后刊于《语文沙龙》创刊号、《河南教育》2005年6期,曾获华东师大普教研究中心第八届论文大赛一等奖。

发表评论